民进党不允许滞鄂台胞就近从武汉返回 国台办发问


中国卫生:武汉封城,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。您提出这个建议时,有没有想过这或许会引发新的社会恐慌,给武汉经济生活带来负面影响?

我们大家上下齐心,与当地ICU各地医疗队的同仁们一起,通过日以继夜的努力,取得了阶段性效果,ICU病亡率由原来高出80%降至15%以下,尤其处于细胞因子风暴早期重症患者经人工肝治疗后,存活率达100%。

李兰娟:回杭州后,我一直密切关注全国疫情变化。1月18日出发去武汉时,我曾跟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张平主任通过电话,请他“守牢”浙江,防止出现第二代病人。1月22日晚上深夜,张平主任给我打电话说,近期有大量的人从武汉返回浙江,不仅引起了第二代感染,还引发了聚集性疫情,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回来,会造成更大的疫情扩散。我感到疫情形势非常严峻,如果连浙江都守不住的话,那么全国其他城市的防控工作将更加艰难。结束电话后,我立即向上汇报:基于疫情状况,武汉必须马上封城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而且,封城的时间绝不要拖到1月24日大年三十,否则疫情会更大规模向全国播散。

刚开始重症病人救治很难,如今危重症病人病死率已经明显下降

此项议题结束后,李克强总理和孙春兰副总理还特意到会议室外送别我们,让我非常感动。会后,国务院当即做出决定,将新冠肺炎按照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。20日下午,国务院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,布置了全国联防联控的要求。当天,国家卫生健康委专门召开新闻介绍会,请我们6位专家把疫情的研判情况,通过新闻界向全国公开。从这天以后,全国的警报一下就拉响了。

中国卫生:我国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过,这是不是意味着防控工作也可以告一段落了?

1月19日下午,高级别专家组召开闭门会,让我第一个发言。我主要提了以下几个观点:

李兰娟:1月初的时候,我听说武汉出现了传染病,作为专家,我很关心,也打电话给有关同道询问情况。后来,我听说可能有医务人员感染,我意识到严重性,就向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申请去武汉看一下。国家卫生健康委很快就决定派我和钟南山院士等6位专家组成高级别专家组前往武汉实地研判疫情,1月18号晚上我们到达了武汉。

如果不封城,更多城市变成武汉那样,国家的损失就太大了

二是武汉已经成为一个疫源地,又正值春节来临,全国人口流动将达到高峰,如果不及时采取果断的措施,控制武汉感染者的持续输出,将会出现疫情向全国蔓延。要做到“不进不出”,把疫情控制在武汉。